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六十六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15浏览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六十六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后梁纪一」起强圉单阏,尽著雍执徐七月,凡一年有奇。 太祖神武元圣孝灾难上开平元年(丁卯,公元九零七年)春,正月,辛巳,梁王祝愿兵于贝州。

淮南节度使兼侍中、东面诸道行营都统弘农郡王杨渥既得江西,骄侈益甚,谓节度判官周隐曰:“君卖人来往家,何面复相畅意!”遂杀之。 由是将佐皆不自安。 黑云都除奸使吕师周与副除奸使綦章将兵屯上高,师周与湖南战,屡有功,渥忌之。

师周惧,谋于綦章曰:“马公威苟且偷安,吾欲赏格死焉,可乎?”章曰:“兹事君自图之,吾舌可断,不敢泄!”师周遂奔湖南,章纵其孥,使逸去。 师周,扬州人也。 渥有顷,昼夜着力作乐,然十围之烛以击球,一烛带路数万。

或单骑出游,从者丛林主意,不知所之。 左、右牙除奸使张颢、徐温泣谏,渥怒曰:“汝谓我俊俏,何不杀我自为之!”二人惧。

渥选勇士,号“东院马军”,广署窜匿为将吏;所署者恃势威仪永远,陵蔑勋旧。

颢、温潜谋国困民艰。

渥父行密之世,有亲军数千,营于牙城以内,渥迁出于外,以其地为射场,颢、温由是无所惮。 渥之镇宣州也,命除奸使硃接头勍、范接头从、陈璠将亲兵三千;及嗣位,召归广陵。

颢、温使三将从秦裴击江西,因戍洪州,诬以谋叛,命别将陈祐往诛之。 祐间道兼行,六日至洪州,微服怀短兵径入秦裴帐中,裴应允惊,祐告之故,乃召接头勍等饮酒,祐数接头勍等罪,执而斩之。

渥闻三将死,益忌颢、温,欲诛之。

丙戍,渥晨视事,颢、温帅牙兵二百,露刃直入庭中,渥曰:“尔接头欲杀我邪?”对曰,“非敢然也,欲诛王保管赏赐政者耳!”因数渥所窜匿十馀人之罪,曳下,以铁楇击杀之,谓之“兵谏”。

诸将不与之同者,颢、温稍以法诛之,鸿鹄之志军政悉归二人,渥听之任之制。

初,梁王以河北诸镇皆服,唯幽、沧未下,故应允举伐之,欲以坚诸镇之心,既而潞州内叛,王烧营而还,声望应允沮。

恐中外是以离心,欲速受禅以镇之。 丁亥,王入馆于魏,有昼夜,卧府中,魏博节度使罗绍威恐王袭之,入畅意王曰:“今四方称兵为王患者,皆以翼戴唐室为名,王不如早灭唐以绝人望。 ”王虽筹备而心德之,乃亟归。

壬寅,至应允梁。 甲辰,唐昭宣帝遣御史应允夫薛贻矩至应允梁劳王,贻矩请以臣礼畅意,王揖之升阶,贻矩曰:“殿下好事在人,三灵改卜,灾难方行舜、禹之事,臣安敢背!”乃北面拜舞于庭。 王侧身避之。 贻矩还,言于帝曰:“元帅有受禅之意矣!”帝乃下诏,以勤学禅位于梁,又遣巷子以书谕王;王辞。

河东兵犹屯长孑,欲窥泽州。

王命保平节度使康怀贞悉发京兆,同华之兵屯晋州以备之。 勤学,唐应允臣共奏请昭宣帝绰有余裕。

壬子,诏巷子帅百官笺诣元帅府劝进,王遣使却之。

鸿鹄之志朝臣、籓镇,整天湖南、岭南上笺劝进者考查。 三月,癸未,王以亳州刺史李接头安为北凌晨行军都统,将兵击幽州。

庚寅,唐昭宣帝诏薛贻矩再诣应允梁谕禅位之意,又诏礼部尚书苏循赍百官诣应允梁。

镇海、镇东节度使吴王钱镠遣其子传镣、传瓘讨卢佶于温州。

甲辰,唐昭宣帝降御札禅位于梁。 以摄中书令张文蔚为册礼使,礼部尚书苏循副之;摄侍中杨涉为押传来往宝使,翰林学士张策副之;御史应允夫薛贻矩为押金宝使,尚书左丞赵光逢副之;帅百官备法驾诣应允梁。

杨涉子直史馆凝式言于涉曰:“应允哀哭唐巷子,而来往家至此,计算谓之无过。 况手持灾难玺绶与人,虽保坚毅不拔,奈千载何!盍辞之!”涉应允骇曰:“汝灭吾族!”膏壤为之不宁者很字斟句酌天。

策,敦煌人。

光逢,隐之子也。

卢龙节度使刘仁恭,骄侈贪暴,常虑幽州城不固,恶作剧馆于应允安山,曰:“此山四面悬绝,拙笨少制众。

”其栋宇专注,拟于帝者。 选美男实拐杖。

与配药师炼丹药,求不死。 悉敛境内钱,瘗于山颠;令吞噬近间用堇泥为钱。

又禁江南茶商无得入境,自采山中草木为茶,鬻之。 仁恭有宠姬罗氏,其子守光通焉。

仁恭杖守光而斥之,不韶光子数。 李接头安引兵入其境,所过焚荡无馀。 夏,四月,己酉,直抵幽州城下。

仁恭犹在应允安山。 城中无备,几至不守。 守光自外引兵入,登城聚精会神;又独断清与接头安战,接头安溃退。 守光遂自称节度使,命部将李小喜、元行钦将兵攻应允安山。 仁恭遣兵拒战,为小喜所败。

虏仁恭以归,囚于别室。

仁恭将佐及保管忙,凡守光素所恶者皆杀之。 银胡录都除奸使王接头同帅部兵三千,山后八安巡检使李承约帅部兵二千奔河东,守光弟守奇奔契丹,耳食之闻,亦奔河东,河东节度使晋王克用以承约为匡霸除奸使,接头同为问牛知马不拔除奸使。

接头同母,仁恭之女也。

庚戌,梁王始御金祥殿,受百官称臣,下书称教令,自称曰寡人。

辛亥,令诸笺、斗争、簿、籍皆去唐年号,但称月、日。

丙辰,张文蔚等至应允梁。

卢佶闻钱传镣等将至,将水军拒之于青澳。 钱传瓘曰:“佶之精兵尽在于此,计算与战。 ”乃自安固舍舟,间道袭温州。

戊午,温州溃,擒佶斩之。

吴王镠以都监使吴璋为温州制置使,命传瓘等移兵讨卢约于处州。 壬戌,梁王耀眼晃。 王兄全昱闻王将即帝位,谓王曰:“硃三,尔可作灾难乎!”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上一篇: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四十五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下一篇:《甜心18歲:惡魔小叔,咬一口》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