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长青:读无字天书,行有为之事

196浏览

徐长青:读无字天书,行有为之事

“因为我自小在农村长大,对外面的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在报考大学的时候,也不知怎么选,只是想做点单纯的学问,校长大笔一挥,帮我报了厦门大学考古专业。

”然而一到学校,徐长青就傻眼了:这才知道厦大考古专业是属于历史系的(后改为人类学系),而自己高考的所有科目中,历史得分最低。

还好后来发现,虽然基础有些薄弱,但考古更需要优秀的实践能力和操作能力,因此历史知识的薄弱并没有构成学习考古的一个重要障碍。

徐长青本科班主任吴诗池这样评价他:“他是班长,在学生中动手能力很强。 ”——判断地层的成因情况,推测历史人类生产生活活动等等,为了画好一幅地层图,徐长青经常加夜班加到天亮。

“一天工作结束后,老乡会邀请我们到他们家里喝酒。

那时候农村还没通电,一到晚上村子黑灯瞎火的,我们就穿着套鞋,拿着手电筒,小孩子们见到城里的大学生来了,欢声雀跃地围着我们,一行人热热闹闹走到老乡家里,老乡就拿出珍藏的自家陈酿一起喝酒聊天,一天的劳苦也就随之飘散。

”“吴老师跟我说去电视台不如去考古所,做考古以后可以成为受人尊敬的考古专家,而且是越老越吃香呢!这也是支撑我在考古行当坚持下去的动力之一。

”于是,徐长青放弃了进电视台的机会,报考江西考古所,坚定地投入了考古事业中,一干就是二十八年。 “那天早上天还没亮,县领导就跑到我们工地上说大洋洲发现青铜器了,我们一听立马就赶过去了。 ”由于大洋洲文物刚发现时遭到了村民哄抢,公安局同志连夜收缴,徐长青一行人先看到的便是收缴上来的文物。

“我一看还真是青铜器,这个我太熟悉了。

”原来徐长青毕业论文和青铜器有关,对商代青铜器造型特点很熟悉。 看到青铜器后,徐长青意识到这个墓葬的重要性,立即马不停蹄赶到现场,“我看到沙丘上分布了很多残破青铜器和残片,心里特别激动,心想‘天哪!我看到什么东西了!’”原来,长期以来历史学界和考古学界认为,在中原拥有高度发达的商周青铜文明的时候,整个南方地区尚处于“荒蛮服地”的原始社会状态,而新干大洋洲大量青铜器的发现,证明了早在“当时设备简陋,甚至连照相机都没有,我就给发掘现场画图标记。 ”由于当时的保护措施有限,许多第一手资料没能及时获得,以至于学界对此众说纷纭,其遗址的真实性问题一直受到质疑。

加之宣传不到位,让新干大洋洲遗址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和地位。

提及此事,徐长青唏嘘不已:新干大洋洲本应是江西考古目前为止无法逾越的高峰,却最终因为资料提取科学性不足而成为了一件憾事。 “技术问题和具体工作由专家组和项目领队负责,我作为总指挥,主要对项目规划设计、项目进度、保护过程、研究过程、宣传过程进行全盘考虑。 ”新干大洋洲遗址的教训给徐长青带来的震动太强烈,因而在主持海昏侯墓发掘中,徐长青对墓葬及文物的保护和宣传更加谨慎和投入:“新干大洋洲遗址、曹操墓等教训太惨痛,在刚发现海昏侯墓时,我们没有声张,在确定墓主真实身份后才进行宣传,避免了负面效应。

”海昏侯墓出土文物在发掘期间进行展示,在全国也是很鲜见的例子,但徐长青认为这是必须的:“刚开始我们也是如履薄冰,文物离开原来的水土后会有很多改变,但是文物展示作为公众需求的一部分,我们决定坚持下来,当然,我们一定是把文物安全放在第一位考虑的。

”虽然如此,在展览中仍不免受到质疑,徐长青表示,在这个过程中,“考古工作者会听到很多杂音和非议。

在发掘过程中,要学会和媒体及公众打交道,获取他们的支持,并不断改进我们的工作。

”“我参加工作那会儿,工作条件很差,没有厕所,也没手机、电视机,工作外消遣活动也很少。 现在条件好多了,但是常年要呆在工地,生活也相对单调些。 ”“我们那时候流行一个说法:考古专业的人远看像要饭的,近看像抓蛇的。 ”——考古现场多在乡间,很多地方是不通车的泥巴路,走路时大多穿球鞋,踩到泥巴灰不溜秋的,一身斑斑点点的泥点,背着装满工具鼓囊囊的蛇皮袋,远远望去像讨饭的。 有时为了判断地形,考古工作者拿着棍子在地层敲敲打打,像在抓蛇。 提及此,徐长青还说到一个趣事:“有一次考古过程中有一个领队,他要去招民工,当时高速公路也在招民工,结果我们队长去的时候被人家项目办当民工去征用了,他说他是来招人的根本没人信——哪个招人的‘领导’脏兮兮的一身泥巴?”考古之辛劳可见一斑。

“天气热的时候,有的老乡借口休息一下照看家里的老人小孩,结果一下午都没回来,就很耽误我们的工作。

”“有一次我回家,刚要推开家门,儿子堵住门不让我进,问我‘爸爸你什么时候走’。 因为我常年不在家,一回来呆不了几天就又要回工地了。 ”这也让徐长青对家庭心怀歉疚,因而他一回到家里都很勤快,积极做家务事,更是烧得一手好菜。

现在交通便利,回家方便很多,每逢假期徐长青就争取多回家看看。 “考古就像是看无字天书,每天不断去挖掘,每天都有新鲜资料新鲜的东西。 ”正是对考古的热情和浓厚的兴趣,让他坚持下去,并不断前进,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上一篇:杨琮:入闽40年,立起闽越国文化考量标尺

下一篇:杨国桢:鹭水风涛夜 北望思故人——忆林甘泉先生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