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单:文字为翼,才是我要的飞翔

22浏览

他俯瞰着他的王国没有陌生人能够闯入他的嗓音颤抖,当他大声咆哮为了一碟子食物。上路之前,再来一杯咖啡,再来一杯咖啡我就走去那溪谷的下游。你妹妹感觉到她的未来会像你的妈妈和你自己。

  一定要自强自立靠自己,不要依附于任何人,无论遇到什么挫折都要坚强真实的活着。  《喜宝》读书笔记2  很久以前就对亦舒的《喜宝》有兴趣。

刘单:文字为翼,才是我要的飞翔

2010年6月,刘单新作都市情感小说《散生的花草》上市发行。

继职场励志小说《丑女囧丸子》之后,这部小说重在展现散生在都市中的小人物的心声。

五光十色的娱乐圈明星助理的爱恨情仇史:小人物与大明星同居、闹绯闻、囧事接二连三。 其中对亲情的动人描写更是令人感动落泪。 刘单,网名尾巴1人,吉林人,毕业于吉林师范大学文学院。

信任文字,向往北京,喜欢村上春树,喜欢歌手许飞。 创作有《太阳有耳》、《丑女囧丸子》、《海边少年》、《散生的花草》等多部小说,其中《太阳有耳》荣获第三届腾讯作家杯原创大赛优秀奖、青春文学奖。

邱红娜:关于新作《散生的花草》,这部小说延续了轻松幽默的叙事风格,而又提出了独特的散生时代的概念,这个构想是怎么来的?刘单:最初的启发源于几年前村上春树的一本小说,叫做《国境以南太阳以西》,它里面开篇就提出在兄弟姐妹泛滥的年代小说的主人公却是一个独生子女,他因此觉得自己孤零零的是一个另类。

那时我就想,何不写一个在独生子女泛滥的年代兄弟姐妹的故事呢?我是独生子女,所以我懂得它的脆弱与孤独,就像蒲公英,风一吹,就散了。 虽然散落,却不是就此隔绝彼此的,我们都在茫茫的人海里找寻,找寻另一个只需一眼,他就懂得的自己。 邱红娜:在这部小说的创作过程中遇到过怎样的障碍?刘单:主要障碍是时间不充裕,不光是《散生的花草》这本书,我写其他的小说也都是这样的情况。 因为白天的时候都在上班,不能像专职的写手那样可以从容的安排写作时间。

我写小说,基本上都不会一气呵成,中间按总要停顿几个月去忙别的事情,这样的结果就是再转回到小说,连自己设定的人物名字都记不得了,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要推翻重来,《散生的花草》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完成的。 邱红娜:从青春小说《太阳有耳》到职场励志小说《丑女囧丸子》再到今天的《散生的花草》,你觉得自己的写作经历着怎样的转变?刘单:很多人都说,想要了解一个人,可以通过他的的第一部作品去挖掘,《太阳有耳》是我的第一个长篇,里面包含我最初对于小说的全部理解。 那时的我,总认为悲剧或者故作悲伤的东西才能打动人心,小说里如果不写死一个人我都觉得虐得不够深刻,所以那时我写小说的主题总是很灰暗的。

写了3年的长篇,我也是最近才明白,生活中不如意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读者花个十几块钱买了你的作品,没带来快乐反而添了堵,这样的作者犯了很严重的一个错误。 所以,我现在每次动笔都在努力地用诙谐的语言去表达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希望这些感悟可以让读者笑过之后心也能跟着动一动。

《散生的花草》是第一本我主动去迎合市场的需求去选择题材、确定主题的小说,我不想让它变成口水文,我只是想借助一些读者喜欢的乐于接受的载体去表达关于亲情的一些东西。

邱红娜:《散生的花草》中更加重视了亲情、家人在人的生命中的意义,是因为年龄的成熟或者生活经历带来的感悟吗?刘单:是上一辈人带给我的感悟,我是一个80后,现在的80后和90后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但是我们的父母那一代却恰好相反。

我总是不能理解父辈,为什么他们总是能在兄弟姐妹有了难处受了委屈时,掏心掏肺奋不顾身地去支持去帮助,这可能就是两代人的差别和独生子女的通病吧。 我们这一代人,自私、缺少包容心,有很强的占有欲,很难去接受把本该属于一个人的东西分成几份的那种失落感,这也是我写《散生的花草》的初衷,在独生子女泛滥的时代,不必偏执的认为,只有命中注定的另一半才能温暖彼此,或许,兄弟姐妹会带给你别样的感动。

本文链接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上一篇:刘伯温隐退后过着怎样的生活?刘伯温生平简介

下一篇:刘嘉棫:角落里的成长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