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20140923 克隆出租 贻害无穷

105浏览

《焦点访谈》 20140923 克隆出租 贻害无穷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出租车是大家常用的交通工具,可生意一好就难免有人要打它的主意。

现在许多城市都出现了看上去和真出租车一样的克隆车。

这不仅抢了的哥、的姐的饭碗,更给乘客带来了巨大的隐患。   7月15号下午,成都市三环路辅路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电动车与一辆出租车相撞,电动车驾驶者严重受伤。

  现场目击者随即拨打120,救护车赶到,出租车司机也跟随救护车来到医院。

在挂完号后,肇事司机乘人不备返回车祸现场驾车逃逸。 医院的监控视频拍下了肇事司机,现场目击证人向警方提供了肇事出租车的车牌号。   因伤势过重,伤者抢救无效死亡,迫于压力肇事者唐某随后投案自首。

唐某交代,这辆车是他购买的克隆出租车,为了堂而皇之地上路运营,他又以按月付费的方式与春雨出租车公司的司机做了交易。

  据了解,在一些大中城市,克隆出租车的现象相当普遍。

近年来,克隆出租车司机肇事和犯罪的案件时常发生。   2014年8月,上海市一辆克隆出租车与一辆私家车碰撞,在交警上前处理时竟加速逃离现场,导致民警受伤。

  2014年7月,山东省烟台市,一辆克隆出租车将一位行人撞飞后逃逸,行人重伤。   2014年1月,一位烟台市民被克隆出租车撞伤。

  2014年4月,广州市交通执法部门部署执法力量开展了克隆出租车专项整治,一辆克隆出租车暴力抗法,造成2名执法队员不同程度受伤。   2012年10月,合肥市民钟先生被一辆克隆出租车撞伤。 事发后,肇事司机取下车牌驾车逃逸,伤者钟先生被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

  2012年12月至2013年1月期间,无业男子张辛雨驾驶克隆的出租车先后作案6起,抢夺财物总共价值9万余元。   2011年7月,一人驾驶克隆出租车把执法的交警顶在引擎盖上,开出了一百多米,最后被几辆车逼停。

  2010年2月4日,上海市,一名驾驶克隆出租车的不法人员将一名执法人员撞伤,执法人员趴在引擎盖上被带出去一公里多,该出租车在撞上一辆宝马车后才停了下来。

执法人员右腿粉碎性骨折,另一名辅警手臂受伤。

  由于克隆出租车手续都是假的,许多司机肆无忌惮,违法犯罪事件频出。

而且出事后无法追溯责任,克隆出租车对公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危害极大。   虽然有关执法部门一直在进行整治和清理,但克隆出租车的数量却在逐年攀升。

那么这些克隆出租车又是怎样被克隆出来的呢?记者在北京市花乡桥二手车交易市场看到,马路两侧停靠着不少下线出租车。   按规定,北京的出租车开满8年就要强制报废,一些出租车公司出于收益方面的考虑,会在到期之前两年左右将车卖掉,他们把这种车称作下线车。   走正常程序的话,这些下线出租车会迁到外省市,改为非营运车辆使用到报废。 但记者发现,不少车虽然变成了外地户口,但车却还留在北京待价而沽。   就在这个下线出租车黑市,记者发现一辆可疑出租车:车牌、顶灯、门贴齐全,在一排二手车中间格外醒目。 记者随后致电车门上显示的北方出租车公司,将车号和位置通报过去。 车队负责人说,根据GPS轨迹,这辆车没去过花乡桥到六里桥,公司上午开例会,这辆车回来开会了。

  调查中,一些出租司机告诉记者,出租车车牌、顶灯、计价器、发票被偷的情况时有发生,而这些出租车的专用物品最后都会被装到克隆车上,修车铺则是一个主要的流通环节。   采访中,一名开克隆出租车的司机这样透露,以前他曾干过三年正规出租,比起出租司机四千元上下的月工资,他的日子要轻松的多,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块钱。

  不用给出租车公司交份儿钱,这些克隆出租车司机还时常玩儿一些小花活,用他们的话说叫调价。

手里遥控器一按,计价器就会跳字,放在手里没人会发现,一般距离远的能多收好几十。

  据这名克隆出租车司机透露,他的车就是从花乡桥二手出租车黑市买的,卖车的人提供一条龙服务,喷漆、上牌、安顶灯、以及计价器和调价器。

  除了从花乡桥等二手出租车黑市上可以买到克隆车以外,58同城、赶集网等分类信息网站和淘宝网上,也有不少公开买卖出租车和各类车上用品的信息。 淘宝网上输入出租车,系统会自动跳出计价器,顶灯等关健词,搜索出租车计价器,商品更是多达1000多件,花500元就能买到整套装备。

  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高朝村,犯罪嫌疑人克隆出租车的窝点。

一段视频还原了这片空地一个月前的样子,只见一辆蓝色轿车开进场地中央,几名男子围绕着车忙碌起来。

他们有的往车门上贴标,有的往车窗户上贴东西,一个人从后备箱中拿出一个出租车顶灯和架子,往车身顶部安装。

大约半小时以后,一辆克隆出租车就这样改装完了。

  田某是一家二手车行的老板,据其交代,他以5000元至8000元不等的价格收购下线车辆,改装成克隆出租车后,再以18000元至25000元的价格出售。

  为了改装二手车,田某手下从修车、换内饰到喷油漆都有专人负责,甚至还可以伪造一系列车辆运营证照,车身广告和车辆牌照也会特别定制。 在一整套改装流程中,安装顶灯计价器的工作需要一名专业的技术人员。

曾经做过维修工作的王某,就成了田某的得力助手,他装过六辆车。

  近日,上海市公安局一举摧毁了这个犯罪团伙。

抓获犯罪嫌疑人10名,缴获大量涉案车辆和伪造文件。   克隆出租车扰乱秩序,危害安全,本应受到重罚。

但目前治理克隆车却还面临着一些困难,比如执法部门对违法者只能处以三千到两万的罚款,受罚司机多拉点活儿就能回本,这样的违法成本实在太低,所以罚要给力离不开法要给力。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上一篇:《一句顶一万句》巡演再启 刘震云:话剧让人物更浓烈

下一篇:《焦点访谈》 20140923 百姓一家亲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