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入贡资格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134浏览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入贡资格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春雨如絮如丝。

》,登瀛坊巷外的青石道道,洗涤得洁净无尘。

林府的小宅里,绿竹筛洗的更添几分翠色,小楼下花瓣挂着雨珠,娇艳欲滴。 春雨绵绵,正是读书习文之时。

林延潮写完一篇时文,通篇读下来,凝思起来,他最近一个月来,文章却是不见长进。 用功一直都很到位,那文章不见长进就是陷入瓶颈,此就并非勤学苦读能够解决了。

不过几个月来的养气静虑,倒令林延潮不如何着急就是了。 想到这里,林延潮搁下笔来,这时珠帘响动,林浅浅端了一碗粳米粥给林延潮道:“新熬的,赶紧喝下。 ”林延潮笑着点点头接过,尝了一口味道甚佳,粥熬得恰到好处,里面还有几颗大红枣,林浅浅见林延潮舒展的眉头,甜甜一笑。

林延潮问道:“忠书,豪远他们有吗?”林浅浅嘟嘴道:“谁管他们拉!”林延潮听了眉头皱起,将碗放了下来,林浅浅垂下头道:“好啦,好啦,我也给他们端一碗。

”林延潮这才点点头道:“一会我要去县学一趟,今日岁试报名。

”“雨等会怕会大,你须带着伞。

”“嗯。 ”林延潮喝完粥,当下穿上襕衫夹把伞,从后院到了前院,先去侯忠书,张豪远的屋里。 二人都是在埋头写文章,林延潮将两人写好的文章,拿起来先看。 不久林延潮脸上露出笑容,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这时林浅浅端着两碗热乎乎的粳米粥来。 张豪远,侯忠书二人都是向林浅浅称谢。

但随即又苦着脸道酉时时怕写不完了。 林浅浅哼了一声道:“那还不快吃完了再写,等你们写完粥早都凉了。 ”二人听了不敢怠慢,当下端起粥来喝。 林延潮乘着他们喝粥道:“豪远你的文章已经很好了,不过趁兴而写是不错,但要记得收放有度,不可一味由着性子来。

待你能写在兴头上收住,就是好文章了。 ”张豪远点点头道:“知道了。 ”然后林延潮又对侯忠书道:“你的文章大有长进……”“宗海,真的吗?”“先听我把话说完。 你的问题在于细节。 ”说完林延潮拿过笔来,给侯忠书一行一行地改文章。

改完之后林延潮对侯忠书道:“改完之后,你对比一下。

先学走,再学跑。 ”给二人讲完文章,林延潮就撑着伞出门去了。 来到县学进了明伦堂,明伦堂里聚集了很多人,也是意料之中。

报名之日,县学所有弟子都要聚集在此。 对很多生员而言,科试无所谓,参加不参加都行,但岁试是一定要来的。

托常年旷课的功劳,林延潮除了陈应龙其他生员大多不认识。

陈应龙与一名生员结伴而来,他见了林延潮一脸惊喜地道:‘延潮你终于来了。

‘林延潮笑了笑,与陈应龙相伴的生员就问道:“这位兄台怎么称?”林延潮主动作礼道:“在下姓林名延潮。

草字宗海。

”那人一听就笑着道:“原来你就是新入县学的廪膳生啊,如此年轻。

在下徐子易,是增广生,在县学读了五年书了,秋闱都去了一趟,还不是廪膳生。 ‘林延潮笑着道:‘我也是侥幸而已啊。

‘徐子易长叹一声道:‘唉,总之一句廪膳生好。 若是我当年多用功,也不似今日这么穷,要养家糊口呢。

”这徐子易一看就是很能聊的那种,林延潮笑着道:“徐兄,不是也免役免粮吗?怎么会过得穷啊?”徐子易低声道:“你是有所不知啊?这一次县试有人找你作保。 收了不少钱吧!”林延潮道:“是有不少人,但都是同乡,没收一钱。 ”“可惜,可惜,你真是迂腐啊,”徐子易一脸惋惜道,“我若是廪膳生,一次童试,最少这个数,二十两。

你看那孙秀才没有,对,就是那老者,看他红光满面就知道了,他在洪山村社学任塾师,一年入账三十几两。

这人黑心啊,连自己的弟子也收钱,不给钱他不给廪保也就算了,还不让社学里的弟子去参加县试。

你看他七年前才入了廪膳生,今年听说就在省城的坊巷里,费了上百两置办了一套大宅子。

”林延潮转过头看向那孙秀才,但见他穿着襕衫,头戴**帽,正与几位老生员聊天,看去一副师道尊严的样子,对了,林延寿之前社学的老师,也是此人呢。 候官县学廪膳生定额二十人,算来林延潮与孙秀才还是同一阶层呢。 徐子易道:“你看他也看过来了。 ”那孙秀才与几名老秀才,当下笑着走来。

当下徐子易,陈应龙向孙秀才行了一礼,其意甚恭。 林延潮也是行礼。

孙秀才回礼后笑着问道:‘这位怎么看得这么面生?‘徐子易道:‘好叫孙前辈得知,这位是本县去年院试,新补的廪膳生。 ‘孙秀才一愣,但见林延潮如此年轻还是廪膳生,当下心底不由几分发酸。

他是四十几岁方挨到了廪膳生的地位。 而这少年不过十五岁即达到了。 一旁几个老廪生也是酸溜溜地道:‘林朋友,真年少有为啊。 ‘至于孙秀才则是走林延潮身旁,十分热乎地道:‘原来是林朋友,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我乃是洪山村的塾师,说来咱们还是半个老乡呢。

‘林延潮淡淡地笑道:‘孙前辈言重了,我岂敢高攀。

‘见林延潮不冷不热的样子,孙秀才讨了没趣,但他没有发作,两人虽都是廪膳生,林延潮这样十四岁就中秀才的少年,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自己最好不要惹。

孙秀才最后与众人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徐子易一旁道:“兄弟,这孙秀才主动和你攀交情啊!何必不理会,结识了他大有好处,说不准钱财也是唾手可来啊。 ‘林延潮问道:‘为何这么说?‘徐子易道:‘你不知道?还不是为了入贡的名额。 ‘‘孙秀才难不成可决定谁来入贡?‘‘孙秀才一人是不行,但他们几个年长的廪膳生却可以。

‘(未完待续……)ps:睡了一觉,发觉多了这么多,吓呆了。 啥都不说了,送上。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上一篇:趣谈视听结合辅助音乐欣赏课“三步曲”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