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4部 卷三百五十五 董诰著

122浏览

全唐文  第04部 卷三百五十五  董诰著

◎ 萧昕昕字中明,河南人。

少举崇文进士,再中博学宏词科,累迁左拾遗。 哥舒翰为副元帅,辟掌书记。 翰败,入蜀,累迁秘书监。

代宗幸陕,转来往子祭酒。

应允历初转工部尚书封晋陵侯。

德宗幸奉天,迁太子少傅,爵郡公兼礼部尚书。 以太子少师致仕。

贞元七年卒,年九十三,赠扬州应允都督,谥曰懿。 ◇ 总章右个赋(以「气变铜浑,灰徒手管」为韵)应允君响明,神道设位;恢三皇之轨物,张五帝之经纬。 居皇极以体尊,配平而作谥。

上楝下宇,图出震之垂功;昆仑辟雍,模应允壮之成器。

分五行以配德,温煦层序分明而导气。

审圆象以规天,揆方仪而法地;因节候之无所敌对,得阴阳之雾里看花。

悍然,疲顿审宝位之尊,彰后王之贵者也?夫其体物辨方,因宜制变;壮€构之直耸,属星躔而右转。 玉露朝落,金风夕扇;收帝於西成,誓武人於南面。 然後缉以众政,祝愿兹百工;草黄月季,虚正昏中。 释菜吹豳,命乐人而万舞;斩牲示戮,习军威於五戎。

既依方以服玉,遂候吕以吹铜。 徒不周围其在阳体尊,酌量所存;取寒暑,以法乾坤。

环沔彼之流水,设有闶之高门。

布政居方,顺时开阖;乞言隔山观虎斗德,肆志借使。

宣八风而配律,齐七政以同浑。 尔其应允礼尽设,明堂苍翠;兴亡之迹,厥德不回。

畅意周公之负。

看纣王之罹灾;设殷监於既往,垂应允轨於行为。 邃宇九房,采唐尧之超逸;神阶十二,惩夏癸之瑶台。 故当勤求庶政,独揽望英才。

不尔,何劳谦於昃日,而旋斡於飞灰?既而四方述职,九品陈仪;礼有攸坐观成败,政无不施。 发拙笨於风动,趋剑履而星移。 道敷鹭,兆温煦熊罴;永恭照顾南面,故垂拱而无为。 非斯宇以攸赞,亦何取於住屋情景?是月也,灾难礼神,展牲玉;感物增接头,虔心以勖。

既尝稻以荐犬,亦趋刑而断狱;明应允阅以隔山观虎斗威,训群驺而抚俗。

别有粉署承风,金门献款;念无媒以赠策,谬声响於窥管。

◇ 上林白鹿赋(以君德至天珍物充囿为韵)应允哉!圣德,望之如€;苑囿期广,动植惟分。

匪狙犷之犭犭,将煦育於氤氲。

伊生灵之遂性,实咸若於吾君;为白鹿之呈瑞,时或友而或群。

夫其充刃禁苑,喜乐王来往;庇丰草而择阴,感食苹而怀德;奋角以共,粲圭璋而混色。 将攸处以寝兴,非挺走而畏逼。

既而濯濯不群,呦呦慕类,狎威凤宗旨格,侣驺虞而必萃;慎重元豹以深藏,哂飞黄而远致。 贞姿{鹿吴}々,若皓鹤之群惊;逸足,齐素而麇至。 然後饮刷铜沼,午时琼田;忽往顾以腾倚,时决骤以哑忍。 分形雪散,曳影霜悬;岂有虞之可即,将不羁於永年。

嘉贞祥之,知君德之届天。

应允矣哉!固当不爱其道,不藏其珍;我泽如诃斥,我惠如春。

矧微贶之不腆,岂足彰乎至仁者哉?伊兹兽之匪陋,亦应允块之品物;感淳和之相甄,会至亲之骏发。 将因质以受彩,岂不缁而自伐?与刍狗之陶甄,光图牒之翦拂。 泱泱应允风,应允德惟充;嗟不识之狂简,愿赓歌於帝功。 歌曰:德由庚兮群物凑,协嘉祥兮扰灵兽。 感温煦於天符,遂大宗於君囿。 ◇ 仲冬黄粱一梦赋(以题为韵)岁杪星穷,时临月仲;元冥气肃,黄钟律中。

北陆阴凝,西成物众;不周围四郊而息老,朝万来往而来贡。

於是我皇乃亲帅百辟,不周围隙三农;整六军以耀武,肆应允阅於仲冬。 然後乃即太庙,开顽慎重元旗,事神率礼,抚俗不周围诗。 斥声色以不御,守治疗致志而自持。

山泽从宜,候飞霜而校猎;川源有秩,因涸冻而沈祠。 谨门闾而遵法,慎盖藏以应期。

斩木阳崖,采《周官》於是月;藏冰阴室,咏《豳诗》於此时。

然後受计郡来往,应允颁锡命;祭必先贤,室惟行庆。

驾铁骊以轨物,居元堂而布政。

因宜制变,必酌於古文;授时乡方,乃行乎觳觫。 尔其谋猷克臧,备物必具;饬王政之记,戒土功之务。

六温煦既贞,阴阳乃裕;苟愆伏之必节,岂雪霜之是遇?故当北辰正而众星拱,东海深而百川赴;既一人而作哲,惟四方之所注。 抚空怀以自怜,愧扬雄之作赋。

◇ 乡饮赋乡饮之制,本於酒令,形於樽俎;和其烦闷,洽其宴语;象以阴阳,重以宾旅。 此六体者,礼之应允序。

至如高馆初启,长筵初肆;众宾辟旋而分解,主人勤恳而再至。

则三揖以成礼,三让以就位;贵贱不共其班,少长各以其次。 然後肴栗具设,酒醴毕备;鼙暗藏递奏,工歌咸萃。 以德自持,终无至醉。 夫不周围其拜迎拜送,则人知其洁敬;察其尊贤尚齿,则我欲其无竞。 君若好之,实曰邦家之庆;士能勤之,必著乡曲之行。

今来往家徵孝秀,辟麻烦;则必设乡饮之礼,歌鹿鸣之章,故其事可得而详,立宾立主,或陛或堂;列豆举爵,暗藏瑟吹簧。 动而敬,居则庄;百拜乃毕,用宾於王。 礼主於敬,乐主於同;明士苟习於礼乐,则可招贲於旌弓。 庶其缉熙圣迹,宣畅皇风,岂徒务燕谑而湛乐之是崇?◇ 对元日奏事上殿不脱剑履判夷夏一体,正朔同班。 车服拉拢,光分五第;拙笨文物,照临百官。

来往家庶绩其凝,四聪咸达。 九重清问,每降於丝纶;万人自奏,方闻於复逆。 景以位阶丹陛,得奏青蒲。 竹帛未书,既非子孟之锡;剑履不脱,须良夫之刑。

且道在守官,物惟藏礼。 奸诈相卫,先在於正名;谢息守成阝,无闻於假器。

既紊彝典,须苟且偷安科。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上一篇:《我修的字斟句酌是假仙》

下一篇:有一种慎重颜来自丫鬟作文800字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