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零一章 船户案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177浏览

五百零一章 船户案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县衙大门一开。

数百名百姓推搡地挤过仪门,一拥而入一并将公堂之外围了个水泄不通。 见此一幕,林延潮呷了口茶。

宁德县并非是大县,县城人口不多,充其量也就数千人上下,但审案时一口气涌入几百人,可见知道消息的都来了。 林延潮放下茶碗,从椅上看去,但见都是些穿着粗布麻衣的朴实百姓,他们不顾衙役的阻拦,一个个向正堂里挤去。 两排皂隶拿着水火棍维持秩序。

林延潮心知,地方老百姓对一名地方官评价高低,刑名二字比重很大。

县官平日税赋摊派老百姓都还可以容忍,只要不太过分即可。

大家都是通过断案水平的高低,来断其是否是一位清官好官。

若是断案断得好,不惧权贵,就能赢得青天之名。 本地知县因过往商旅失踪一案饱受指责,而这一次居然抓到了真凶,百姓们自是群情沸腾。

但是也并非所有人都抱着看案的心情而来,门外也有大呼冤枉的。 林延潮听了两声,心想多半是船户家人,这恶贯满盈之人,也是有家人亲眷的,他们自是不肯接受家人的命运。 故而就算是明知是恶人,也要一确足的证据,让其伏法,如此才能彰显律法之公正。

下面的百姓不断推搡,大有闹事之状。

知县有几分胆寒,林延潮见这一幕提醒道:“余知县,还不决断,迟则生变。

”他在旁旁听,自有监察之责,提醒一二。 余知县恍然,但听啪地一声。

惊木堂作响,知县喝道:“尔等不必喧哗,是否冤屈,本官自有决断,堂下再有呼号着,一律枷号示众。 ”左右衙役也是将水火棍往地上杵,堂威一喊。 堂下的喧哗才止了。 片刻清净之后,捕快们将十九名人犯一一带至堂上。

林延潮审视过去,但见犯事之人也没什么出奇之处,虽看起来有些彪悍凶蛮,但船民海客多是如此。

人不可貌相,自也不能用相貌来定罪。 余知县向林延潮问道:“状元公,是否可以开审了?“林延潮点点头。

随即刑名师爷将一书稿,递给了余知县。

余知县念道:“自丙子年,粤东商人在本县失踪起,六年内,本县一共有十七起商贾失踪案,合州则有三十一起,失踪之人名字在案的合一百二十五名,千里无主的更不知凡几。

”“本县闻之之后,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明察暗访,费数年之功不得,遍访僚属,迄少方略,幸有詹事府中允,今科状元过境指点迷津,方得寻得此案头绪。

”听了余知县的话,下面的百姓声音一下大了,都在交头接耳。 天下之人都知道大明出了一个三元及第的状元郎,不仅仅是福州本府,就算是合省上下也是颜面有光,谈及林延潮帮助断案,本省百姓听了也不论他断案本事如何,就是打心底地信服。 就是名望的作用,当然若是冤情得以水落石出,林延潮自是名望更盛,若是失利,那么就会名声受损。 百姓们议论的声音大了,知县不得不又拍惊堂木,将议论声压下之后开始审问。 既是堂审,就是摆事实讲道理。

知县也不能强行将有罪之人定罪,否则就是故入人罪。

捕快将从各船上搜得绳索,蒙汗药,闷香,扑刀之物一一呈上,下面捕快们又将船夫抄家里搜出,商贾日用的衣服鞋帽,贴身,票据之物一一呈上列为证供。 这些东西都并非船户都能有的,百姓们闻之各个愤怒,连之前喊冤的家人,也无法辩解。

见证据确着,这些海客船户也是招供,他们平日以渡海为名,赚客登舟,以蒙汗药,闷香弄翻乘客之后,再将人剖腹纳石,将尸抛海,此冤极惨。

数年来这些人不知犯下多少人命之案。

在场之人有不少都是商贾家人,为寻家人踪迹,来此逗留数年,却渺无音信。

之前因未找到尸首尚存一线希望,但眼下待听得真相后,堂下之人都是垂首大哭,哭声震天,几个一家之人彼此抱头痛哭,母亲哭儿子,妻子哭丈夫,儿子哭父亲,数人都是当场哭得晕厥过去。 见这一幕,人人不由都生恻隐,案情虽大白天下,但这些人已是不能复生了。 其他百姓虽没有家人遇害,但此刻也是义愤填膺,当下拿起鸡蛋,菜叶往犯人身上砸去,高呼将这些人千刀万剐。

这些犯人尽数默然,任由百姓们丢砸,也有几人面上露出悔意,但也有冥顽之人,反是冷笑。 知县见案子已破,从公案上起身,向林延潮道:“非状元公,三光不照覆盆之内也。 ”覆盆说得是覆置之盆,阳光照不到覆盆之下,意为无处申诉的沉冤。

一名老仵作,几名捕快道:“我等经此案时,不过年少,而今已是数年,今日终解我心头之惑。 ”师爷道:“状元公,真神断,我等本县士绅都恳请状元公留在贵县数日,待我等一表感激之情。

”林延潮笑着道:“那却是不必了,我回乡省亲有期,却不可误了。

”听了林延潮的话,众人都是一愣,然后方才道:“原来状元公,不是奉命来查此案啊?”林延潮哈哈一笑道:“不错,并非他们所指,这只是我份内之事,只是为官者需有痌瘝之念,若是视百姓冤屈于无睹,与这些害人的船户何异。 ”众人听了林延潮这番话皆是佩服,说完林延潮就行离开。 见林延潮离去,知县此刻不怪林延潮隐瞒,反而对他更是感激,与左右道:“状元公,真直臣,可惜不能见容于宰相。 ”众官也是纷纷点点头道:“是啊,这样的大臣,朝廷却不能用之。

”众人都是一并为林延潮惋惜。 之后知县将这些船户尽数收押,等待有司批文。 如此这起悬案告破,自昭雪后,百姓们遐迩欢腾。

民间艺人将此案编作戏剧,在民间流传开来,经久不衰。 至于林延潮此刻,却是由宁德经陆路经二十余日跋涉后,也是返回了老家。 (未完待续。

)...。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上一篇:因为我爱着你,所以我由着你(14)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