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神,夫人逃婚了!by小娇花

13浏览

《上神,夫人逃婚了!》作者是小娇花,男女主角是凤欺,唐棠的小说,上神,夫人逃婚了!章节精彩阅读:一只狐兽,一只凤鸟,原本各不相干的二位上神,却因婚约被绑在了一起。 她小脑袋一扬,正色厉声:“拒绝!狐狸天生是吃鸡的!怎可嫁给食物!”对方心里发苦:“我是凤凰!”“落水的凤凰还不如鸡呢!”于是,这位好鸡的焉诺上神,开始了自己的漫漫逃婚路……精彩章节“姑娘……姑娘醒醒。

”声音从远处飘近,又从近处飘远。

来来回回,在耳边萦绕。 阴姬被他叫得烦了,哼唧两声,手乱挥几下,让他别吵。 但昏迷前的记忆却一点一点灌入脑子里。 有两个衙役推着板车送尸体。

尸体脑袋身子分家,脑袋全是血,还能眨眼睛。

脑袋跟她说话,让她救他,背后突然冒出个人。 那人和地上脑袋有一模一样的脸。 ……两张脸在脑子里猛然叠合,阴姬蹭一下坐起身来,用手捂住狂跳不止的心口。 男子见她醒了,脸上带着抱歉的笑,解释:“不好意思啊姑娘,我没想到你会怕,都是我不好。 ”阴姬冷冷瞥他一眼,哪怕他再好看几分,在她眼里都成了可恨的嘴脸。 她不想待在这莫名其妙的洞里跟个莫名其妙的人相处。 鼻间轻哼一声,她翻身下床,往洞外走去。

男子没有拦她,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似乎很有兴趣。 三,二,一。 她又折返回来。

“这是哪儿?”她用自己的语言问,问完又觉得自己傻,对方哪里听得懂。 却不料男子回:“我的一个住处。 ”她吃了一惊,几步回到铺了草的石板边坐好,双手撑着身子,离他很近,仔细打量。 男子被她看得久了,有些尴尬,轻咳一声道:“我跟你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你能听懂我说话呢!”“仙通好几类语言,我叫青曳,是仙。 ”男子解释。

阴姬“哦”了一声,几分失落:“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 ”“你是坟地阴气凝聚的精。

”青曳替她解惑。 “精?”“万物皆有灵性,这灵蕴到一定时,就会发生改变。

那乱葬岗几乎无人问津,风水又不错,育出‘精’一点都不稀奇。

”阴姬又“哦”了一声,喃喃:“我以为自己是妖来着。

”“也没差。 ”青曳笑一瞬,“等你修炼起来,就是妖了。

”阴姬用手揉了揉额角。 自从有意识以来,倒头一次听别人说起与自己有关的事。 也不对,他不是人,是仙。

“咦,你是仙。 ”阴姬忽而想到什么,眼风落去角落的尸体和脑袋上。 看了它们几眼后,又收回目光。

“那他……”牙齿磕磕绊绊,显然乱葬岗带给她的惊吓不轻。 青曳走过去,心不在焉的理了理尸体的衣领,没有说话。 这事要同她怎么说?自己渡劫偷懒,用女娲的炼石捏了个跟自己如出一辙的人偶投到人界,混淆耳目?要是被上面知道,他遭惩罚无所谓,连累给他女娲石的宸越可就不好了。

可他还指望这精利用阴气帮他缝好人偶继续历劫,要是全瞒着,就算她再怎么天真懵懂,也是糊弄不过去的。

青曳沉默良久,对阴姬道:“是这样,它就是我,我就是它。

”“诶?”“你可能不知,仙也有自己的事忙。

我本该渡劫,哪晓得事务缠身,所以只能想这个法子,用它来帮我渡劫。

哪晓得它蠢笨了些,被人抓了当替死鬼。

唉,如今只有复活它,让它继续完成没完成的事,我这劫才算渡完了。

”青曳一边说,一边露出苦恼神色。

阴姬想了片刻,跳下床,走到他身边道:“我记得你问我会不会针线活,是要我救它吗?”青曳略是一诧,没想到她这么善解人意,立刻道:“是,而且只有你能救它。

”“可是我不会针线活。 ”阴姬苦恼。

针线活这个词,她还是第一次听,也不晓得是什么神奇东西。

这下连着青曳也苦恼了。

原本找个阴气重的鬼帮他缝缝补补,他再渡些仙气过去就完事,可这大白天的哪里有鬼?要是去地府吧,那这件事就露馅了。 况且阴气再重的鬼,也抵不上由阴气凝聚的精。

青曳重重一叹,闭上眼睛回忆着天宫中那些仙女们用灵巧双手来回穿梭制衣的场景,满脸无奈的打开小布包。

“我教你啊。

”他说,其实心里没底。

阴姬乖巧望着他,双手托腮。

“……然后大概这样穿来穿去,就好了。

”青曳勉强缝了两下,把手里烫手山芋丢给阴姬。 阴姬点点头,示意明白了,去捧那颗脑袋。

针入皮肉那一瞬,她突然道:“你能不能别让它盯着我看啊,我心虚。 ”傍晚时分,阴姬终于完成了这一项艰巨任务。 看着她大汗淋漓,长吁一口气,青曳忽而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你帮我这么大的忙,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阴姬。 ”她甜甜一笑。 又把手里没用的线卷了卷,包好了还给他。 青曳低头,在心里又念了一遍她的名字。 他笑:“阴姬,大恩不言谢,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诶?”“就……”“?”“你干脆跟着它吧。

”青曳用手指了复活的人偶,笑得很暖。

有这样的考虑,纯粹是怕她时不时就召自己。 万一他有事,来不了也能以这人偶做桥,与她取得联系。

他想她肯定会答应。

而她也果然点头。

“好啊,反正我在乱葬岗待着也没事做,每天听那些鬼聊天也听腻了,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件事。 ”青曳赞同,继续忽悠:“从另个方面说,你出去有利于长见识,再过些年头你真想修炼了,有这一层关系,你也比其他精好许多。

”“那你就是我的恩人……不,恩仙啦!”阴姬很是高兴。 她倒没想过自己会见到仙,更没想过修炼什么的。 只是听青曳这么说,她觉着还不错,反正都是好事。 遇见他也是件好事。

阴姬笑着笑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问:“你说你是仙,你是什么仙啊。 ”“什么仙?”青曳不解。

“就是,总该有个名头吧。 ”“……好像没有。 ”阴姬有些失落,总觉得搞不清楚他心里不舒坦。 她背过身去,自顾自喃喃:“都说天上掉馅饼是假的,可他的确是天上掉下来的,大概是个饼仙吧?”青曳愣了愣,忽然觉得这阴姬心智单纯,很是可爱。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上一篇:上班族报考政治学在职研究生获得的结业证书对于自身帮助都有什么

下一篇:上课方式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在职研究生可以尝试方式有哪些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