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舆论风波

85浏览

第五百一十九章 舆论风波

“砍死倒是没有。

”李轩摇了摇头说道:“都是坊间传言,我也没有亲眼看到,据说是那韩大儒躲得快,只砍掉了些头发,人没受伤,就是吓着了,听说是尿了裤子……”“躲得快?”李易摇了摇头,李明珠砍一个腿脚都不利索的老头子,真要有心,还能让他躲开?他又看着李轩问道:“当着百官的面说出那样的话,他真的是大儒?”李轩想了想说道:“韩大儒这个人,学问是有一些的,但做人十分顽固迂腐,因循守旧,多次批判皇伯伯的政令,虽然最后证明是他自己错了,但这个毛病却一直没改。

只不过这一次他明显选错了人,你是不知道,小时候蜀王和几个皇子偷偷剪了明珠一缕头发,她当着崔贵妃的面,打断了蜀王两根肋骨,那些皇子也一个都没落下,到现在看到她还躲着走。

”李易摇了摇头,老顽固也不能不长脑子。 女子的社会地位普遍低是这个社会的常态,但也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为了掌控自己的婚姻,公主殿下的女权意识才刚刚觉醒,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老家伙居然还敢在朝堂上提她为什么还不嫁人的事情,这不是嫌命长吗?看来这景国的大儒水平还真是参差不齐,不是多读了些书,年纪大一点就能叫大儒了,真应该搞一个大儒考核制度,隔一段时间就进行大儒资格审查,不合格的统统吊销执照,没有执照瞎bibi的统统抓进去,有执照的吊销执照再抓……“公主呢,没被抓进大理寺吧?”李易转头问李轩道。 当着皇帝和满朝文武的面,在金殿上对大儒动刀子,这社会影响太严重了,比自己上一次殴打蜀王还要严重的多。 李轩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皇伯伯罚她在晨露殿禁足。 ”李易愣了一下,晨露殿不就是李明珠的寝宫吗,这和没罚有什么区别?“朝中就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有,朝堂上都快闹翻了。

”李轩无奈的说道:“一国长公主,金殿之上伤人,御史们都疯了,弹劾她的奏章雪片儿一样……”弹劾就弹劾呗,李易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得出一个道理,所谓的弹劾,都是下面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打打嘴仗,最终决定权还是在老皇帝手里,韩大儒只是尿了又不是死了,指望老皇帝把他女儿怎么样?“还是得想想办法。

”李轩皱眉说道:“今日一早,市井就有了公主在朝堂上砍杀大儒的谣言,京都民众都在等着看热闹,再这样下去,对她很不利,一旦谣言扩散,就算是皇伯伯也不可能一味地袒护她。 ”“谣言?”李易撇了撇嘴,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屑。 …………对于京都的大部分民众来说,今天依然是非常平凡普通的一天。 早起,忙碌,有空闲了,去勾栏听听戏,听听小曲儿,有条件的再去青楼放松放松,群玉院里面的姐儿可是越来越会玩了,那穿着,那身段儿,直让人流连忘返,肾虚体乏……如果没有从宫里传来的那一道劲爆消息,这种平凡和普通还将持续下去。 “长公主殿下在朝堂上对韩大儒动刀了!”“长公主殿下在金殿上削掉了韩大儒的头发!”“长公主殿下当着陛下和满朝文武的面,削掉了韩大儒的脑袋!”“长公主殿下在今日早朝的时候砍死了韩大儒!”------和皇室有关的消息,本来就是民众所关注的重点,这一个消息传出来之后,整个京都便立刻沸腾了。

普通的民众平日里怎么可能接触到朝堂和皇家的事情,带有“公主”“朝堂”“杀人”的字眼,一经流传出来,就变成了#长公主朝堂杀人#,自带转发话题,刹那间传遍京都。 “这,这是假的吧,朝堂杀人,这怎么可能?”“对啊,长公主怎么可能杀人呢,公主殿下上次胜了齐国人,可是为我们景国长脸了!”“可这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还能有假?听说公主已经被关了起来,御史们都在疯狂的弹劾她呢!”“不行,我还是不相信,我得去勾栏问问。 ”长公主在民众的心中的地位,比起大多数皇子还要高,作为“京都三杰”中唯一的女子,粉碎了齐国人的阴谋,挽回了国家颜面,实力出众,颜值与智慧并存的长公主殿下在京都吸粉无数。 消息虽然劲爆,公主杀人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但京都城内,民众的素质普遍要高一些,遇事会有自己的判断,更别说是这种听起来就天方夜谭的事情。 对于他们来说,如何辨别谣言和事实,只需要去勾栏听一听就行了。

“我们不生产谣言,我们只是事实的搬运工”,这是京中某些勾栏的宗旨,和那些满嘴胡言乱语,用谣言和qin-g色来吸引人的黑勾栏相比,那些勾栏简直就是勾栏中的一股清流,因其从来不信谣言,不传谣言,那些说书人往往针砭时弊,有理有据,逐渐的取得了京都民众的信任。

不多时,便有人从勾栏中走出来,脸上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是这样,韩大儒没死,只是被吓的尿了裤子……”“公主殿下的确是动刀了,不过------如果自己是女人,怕是也忍不住砍死那个所谓的大儒吧?”“无论如何,在朝堂上动兵器都是大忌,公主殿下这次麻烦大了。

”谣言终究是谣言,一些人从勾栏中走出,同时也有一些人从其他渠道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还大儒呢,居然说这样的话,皇后娘娘也是女子,韩大儒的母亲也是女子,他有胆子当着她们的面说吗?”街边卖茶水的小贩摇摇头说道。 “该死,圣后娘娘也是女子,姓韩的居然敢侮辱圣后娘娘!”街头,一个衣衫褴褛,但但目光锐利的青年,低声骂了一句。 “我咋觉得他说的很对呢,女人不生孩子用来干什么?”某处肉铺之中,那屠夫才说了一句,腰间便猛的一疼,整个人被从铺子里面踹了出去。

地面震了几震,山一样的女子满脸怒容的从店铺里走出来。

“好你个没良心的,原来老娘生下来就是为了给你生孩子的!”屠户面色变了几变,急忙解释,“哎,不是的,哎,你听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女子猛的摇头,身上的肉也在乱颤,怒骂道;“老娘的命不重要,老娘……,老娘一屁股坐死你!”地面又是一震,周围的一众男子莫名的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嘴唇发干,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ps:晚上还会有补更,大概九点。 】。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上一篇:哈·曼丁的故事上(6)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