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你裤链没拉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188浏览

第276章 你裤链没拉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磕磕嗑——一阵敲门声响起,叶景诚的办公室被打开。 ∽↗此时叶景诚正埋头在文件上签名,下意识的以为是朱寳意走了进来,所以没有抬头的问道:“有什么事?”“一定要有事才可以找你的!?”来者大大咧咧的语气,让叶景诚知道这个人并不是朱寳意,而是有一段时间没见面的锺楚红。 叶景诚放手中的工作,迎上去道:“阿红。 ”“哼,现在是有新欢就不要旧人了?”锺楚红抱起双手,喝醋的说道。

叶景诚知道她指的是朱寳意,不过越是这种时候越要装糊涂,打哈哈道:“你说什么啊?又是新欢又是旧爱的。 ”“还说不是?”锺楚红双手叉腰,一副迎战的态度说道:“从米国回来这么长时间,你有没有主动找过我啊?”“你看到的,这段时间我比较忙。

”叶景诚示意锺楚红,让其目光落到桌面一大叠文件。 这段时间除了稍微比较忙,他的确是没心没肺冷落了锺楚红,包括郑纹雅也是。 而且他的确是在‘新人’身上浪费较多的时间。 而郑纹雅和锺楚红这两位旧人,郑纹雅好歹和他在同一个地方公事,两人隔三差五还是能见上一面。

而锺楚红一来面子上过不去,不想让其他人觉得她上来找叶景诚怎么样怎么样,所以没什么事都不会上来。

二来这里始终是办事的地方,她也不想打扰到叶景诚的工作。

“我不理,你今晚要陪我吃饭。

”锺楚红难得对他耍起小脾气。 看着锺楚红的窈窕身姿,叶景诚从身后搂了上去,发软话道:“好好好,那你今晚想吃什么?中餐,西餐,还是法国菜?”“现在和你很熟吗?粘手粘脚的。

”锺楚红摇动肩膀摆脱对方,明显是得势不饶人。 顿了顿,她又提醒道:“对了,我爸妈也去。

”“伯父、伯母他们也去?”叶景诚的表情,多少有些不情愿。 没想到被转过头的锺楚红正好揪住,她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好像我妈要你什么东西一样。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什么都没有说哈。

”叶景诚莞尔道。

钟妈妈的为人倒没什么,就是比较喜欢贪别人的便宜,特别是从她这位如意女婿身上。

叶景诚倒不会说介意或者什么,就是你上门拜访那也中得送礼吧?钟妈妈不过是直接点,说出自己想要的。 这样叶景诚的东西既不会白送,对方又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也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锺楚红哀怨的看了叶景诚一眼,还不等她生起闷气,叶景诚就重新哄回她,说道:“好啦,跟你开玩笑。

只是这么久没见你,难道一次机会又不能二人世界,有些小失望而已。 ”闻言,锺楚红一个眼神过去,意思大概是“算你啦”。

两人在办公室中小温馨了一会,锺楚红起身拍了拍后尘,说道:“那我现在去订桌,我听说新世界百货有一家中菜不错,今晚就去那里吃如何?”“新世界百货?”叶景诚顿了顿。 锺楚红带有几分疑惑,说道:“对啊,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 ”叶景诚笑了笑。

难道要他跟锺楚红说,其实整栋新世界百货都属于他?说出来绝对会遭锺楚红一番鄙视,然后添上一句你就吹牛吧你。 叶景诚现在的资产,除了南国院线和青灯娱乐,数据可以被外界进行评估之外。

其他行业的资产都是不为人所知,包括报社、期货方面的投资,商业中心两幅地片等。

而且只是和对方去吃个饭,没必要扯那么远的话题。 锺楚红也不会在意这些事情,说出来还可能让锺楚红觉得他在‘扮野’。

“神神秘秘的。 ”锺楚红眼睛往上瞥了他一眼,说拜拜道:“我走啦。

”将锺楚红送出门外,叶景诚有意看了一眼秘书桌,朱寳意正失神不知道想些什么。 叶景诚知道朱寳意迟早会知道这些事,所以等到锺楚红走远,他对朱寳意说道:“宝宝,你进来一下。

”“哦!”朱寳意回过神来,下意识轻轻擦拭眼角,看了没看叶景诚就先一步走了进办公室。

等到叶景诚关上门,上下审视着朱寳意。 后者站得笔直眼睛向着前方,冷淡的说道:“叶生,是不是有什么吩咐?”叶景诚抓住对方双手,一脸人畜无害问道:“宝宝,你是不是很生我气?”“没有。 ”朱寳意把手抽了回来,生人勿进道:“如果你没什么吩咐,那我先出去干活了。

”正当她打算转身离开,却是被叶景诚小吼了一声:“站住!”将朱寳意拉了回来,叶景诚用双手将她‘咚’在门后,霸道的说:“从你第一天跟我开始,已经注定只能做我一个人的女人,我是不可能放你回归自己的生活。 ”“那钟小姐呢?”朱寳意被叶景诚这般宣示主权,眼泪就像马上掉下来一样,问道:“还有郑经理,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她的确对叶景诚的感情知道了七七八八,不过都是在她跟着对方之后的事。

这段时间她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说出口,只是这话到嘴边硬是不争气的憋了回去。 叶景诚不想做太多无用的解释,肃然的保证道:“我会对你负责任。

”“那你会娶我吗?”不知道为什么,也可能是受到叶景诚的引导,朱寳意不由冒出这么一句话。

“时机成熟的话,会。

”叶景诚态度十分肯定,重新抓住对方的双手,柔情道:“那你还愿意跟着我吗?”还处于慌乱状态的朱寳意,把手抽了回来说道:“你让我回去认真考虑。

”“不要让我等太久,爱你。 ”叶景诚肉麻道。 朱寳意直接的落荒而逃,不过没走出去几步,又转过头来说道:“诚哥,其实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嗯?”叶景诚仔细的倾听着。 朱寳意往他下面指了指,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裤链没拉。 ”叶景诚:“……”。

您现在的位置:儿童文学 > 当代文学

上一篇:梦见铡刀 梦见铡刀什么意思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